此刻天色已到黄昏,白小纯在草屋内,将那口龟形的锅仔细的看了看,发现这口锅的背面,有几十条纹路,只是黯淡,若不细看,很难发现。 他顿时认为这口锅不凡,将其小心的放在了灶上,这才打量居住的屋舍,这房屋很简单,一张小床,一处桌椅,墙上挂着一面日常所需的铜镜,在他环顾房间时,身后那口平淡无奇的锅上,有一道紫光,一闪而逝!